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艺术史上的标题党

2018-11-30 19:59:51

艺术史上的标题党

好的命名甚至能让艺术品跳出艺术,引发人类共同的哲思:我们是谁?我们从那来?我们到那去? 2012年10月底,中国美术馆有三个展览同时开幕,浏览参展作品,写实油画的标题特别老实, 穿紫裙子的姑娘 画得就是一个穿紫裙子的姑娘,反而是山水画的标题有味道,如傅抱石的 待细把江山图画 。 跟庙堂里的作品相反,年轻一代的当代艺术作品(尤其是装置、录像等)的名字越来越长,越来越文艺范儿,比如80后女艺术家马秋莎在 未来展 上展出的录像作品,内容是穿着冰刀的双腿在水泥地上滑行,名字叫做―― 我所有的锐气源于你的坚硬 。 在西方艺术史中,宗教画盛行的年代,绘画的标题通常只是描述画面内容,已经有很强的故事性,比如: 基督使盲者复明 (乔其诺・阿塞雷托)、 手提荷罗孚尼之头的朱迪丝 (克里斯托法诺・阿洛里),还有一类寓言画的标题也有韵味,比如: 时间命令老年毁灭美丽 (波姆珀・巴托尼)、 小麦与莠草之寓言 (亚伯拉罕・布洛马厄特)。 其后的艺术家,也不乏对文字有极好感觉的人。他们本已画得一手好画,竟还有办法仅仅用标题就令人击节叹赏。比如高更, 我们从那里来?我们是谁?我们到那里去? 自不必说,还有 永远不再 令张爱玲感慨万千。 到了杜尚这里,艺术离绘画已十万八千里,作品与标题的不相关性也到达了顶点,这也成为他艺术魅力的重要组成部分。抽象艺术家则似乎比以往的任何流派都更善言辞,他们的标题总是意味深长。 不过,说这十位艺术家是标题党,并不是说他们的艺术不精湛,相反,正是因为这些作品是艺术史上的杰作,它们的名称才会被深深记住。

网络营销学院
铸铁闸门价格
功能床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