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故事

北京晚报假币的危害远大于打飞机

2018-10-28 11:56:40

北京晚报:假币的危害远大于“打飞机”

北京近期从朝阳、海淀、丰台等地收缴数十张冠字号以“C1F9”开头的假币。央行营管部近日召开发布会表示,这些假币肉眼即可分辨。同时,还提示公众可通过“迎光透视”、“倾斜看”、“轻轻触摸”三种方法识别假币。

中国的消费者几乎到了买什么东西都要事先学会识别假货的程度,中国人的聪明不能不说和假货泛滥有一定的关联度。造假的人,不消说是极为聪明的,能够见招拆招、识破假货,当然也非聪明人不可。现在,终于到了使用人民币也要学会识别假币,除了有验钞机之外,更要掌握在没有验钞机时的肉眼、手摸识别技能。

人民币是由央行发行的。作为国家货币,垄断发行,代表国家信用,决不能让假币混入市场。否则,人民币信用体系将受到严重威胁,动摇国家金融的根本。一旦市场上发现假币,央行应当和公安部门全力以赴追查,找到源头,痛下杀手。公众要求市场流通的全部货币必须都是真币,这是政府的。倘若要求公众都要学会识别假币,这是把政府的“转嫁”到公众身上,是政府的失职。事实上,公众不可能也没有必要人人都学会识别假币。

前几天,广东有媒体报道当地理发店有多名按摩女为客人提供“打飞机”(手淫)服务,检方与警方发生不同看法,检方认为不属于卖淫行为,警方则以涉嫌卖淫对按摩女和理发店老板实行抓捕。上下讨论十分热闹,也有好事者建议我发表一点看法。我当然不愿意参与这个讨论,因为涉及到法律问题,是由法院作出司法解释。不过,我一直以为“淫”这个汉字有点问题,不应当成为法律用语。男女发生性关系,有合法有非法,有正当有不正当,同样一件事,在某种情况下称之为“淫”、“奸淫”、“淫妇”,实际上对那些合法、正当的男女性关系也是一种伤害。就“打飞机”这件事而论,有两点值得注意,一是从事此项活动的两方都基本上是无权无势的社会底层(草根)的人,有权的官员和有钱的老板,真要搞不正当的、非法的男女性关系,通常采取“包二奶”、“养小三”的方式,谁去干这个?二是“打飞机”的人大多是穷人,穷到连发生一次买卖性关系的钱都出不起,才选择出此“下策”。换句话说,就是没钱“养小三”、没钱嫖娼的人才去干“打飞机”的事情。当然,不完全排除有权有钱的人也有个别人干这种勾当,但终究是极少数。

就“打飞机”与假币这两件事情比较而言,我认为假币对国家、对社会、对公众的危害性更大。分清轻重缓急及危害性,目的是为了公安部门在警力有限的情况下,知道应当把工作重点放在什么方面,在什么地方发力。现实生活中,经常看到媒体报道警方包围理发店或旅馆,把按摩女统统抓走,却极少看到警方集中优势兵力,千方百计及时破获假币案。当然,可以说“打飞机”的人数多过造假币的,或“打飞机”案简单易破,而假币案复杂难破。不管怎么说,公众要求警方多破一些假币案,要求不学会识别假币也能拿到真币,这是不算过分的要求。

原标题:北京晚报:假币的危害远大于“打飞机”

原文链接:

稿源:中国

作者:

水空调安装
交通事故赔偿标准
招商果岭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