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银川信息港 > 军事

从初恋这件事来看找结婚对象须得慎重啊

发布时间:2019-06-08 11:34:32
月经颜色淡病因
益母颗粒什么时候用
月经颜色淡怎么调理

01

这已经是阿姨第N遍向我倾诉这个话题。

“在我心里,他就是个伴儿,不是男人”。阿姨扶扶眼镜,言语中透露出几丝忧伤无奈。

阿姨口中的伴儿,是指她的丈夫,一个陪伴她走过人生三十几年风风雨雨的男人。他脾气极好,身材修长,浓眉大眼,看上去总是很和善很忠厚的样子。

男人,是指她的初恋,一个斯斯文文的知识分子。当年流行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男人响应国家号召,下乡到阿姨所在的村子,做了一名大队会计。

后来返程时,男人托朋友捎给阿姨一封信,暗示无数个朝夕相处的日子,已令他喜欢上了她,并邀请她能够去他家作客。

在很多人看来,阿姨初恋不过是搞搞暧昧罢了,若是真心实意地爱着她,又怎会把她一个人丢下,自顾自回城发展去了。

阿姨的想法总是很奇怪,“我家是贫农,他全家都是党员”,“我根本配不上他”,看来,喜欢一个人总能找到理由为他的离开辩解开脱。

02

朋友的叔叔,年轻时跟着戏班子走村串巷唱过戏,尤其以扮演戏文里的皇帝闻名方圆百里。

那时候,他喜欢上了皇后身边的小丫头。那丫头性子活泼伶俐,模样十分端庄秀气,风头一度压过高高在上的皇后。差不多整个戏班子的小青年都喜欢向她靠近。

叔叔年轻时英俊潇洒,更有一副迷倒万千少女的好嗓弦,只是,不太好的地方就是家里穷的叮当响。

在认识丫头之前,家里已为叔叔定下一门亲事。那也是一个勤劳能干的姑娘,虽然模样很一般,跟丫头比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然而,在那个挣工分的年代,吃苦耐劳有时候比模样俊俏更遭人喜爱。

在老父亲的威逼利诱下,叔叔终于妥协了,满腹绝望地娶了那个女孩儿。

因为心里始终放不下初恋情人,几十年来,尽管婶子把他当成宝贝,家里地里活儿一肩挑起,吃喝不用他发愁,叔叔却始终没有给过她好脸色。

天底下的女人大抵都渴望被丈夫或恋人疼爱关怀,婶子又何曾不是。

无人的时候,她曾多次向朋友的母亲哭诉,如果这世上有后悔药,她多么希望能够嫁一个知冷知热的男人,而不是像她丈夫那样对她不管不顾的人。

03

文学大师林语堂年轻时,喜欢上一个叫陈锦端的富家大小姐。彼时,郎情妾意,双双醉入爱河。

但是,悬殊的门第差距,致使这段甜蜜美好的恋情终还是以分手告终。后来,林语堂娶了相貌才学皆平平的女人廖翠凤,生活也算是有滋有味。而痴情的陈锦端却难以忘记林语堂,直到32岁才在朋友的撮合下嫁人为妻。

几十年来,林语堂从未能抹去对陈锦端的印象,而是不时勾起回忆。

有时,他在笔耕之余,作画自娱,他画的女孩总是一个模样:留着长发,再用一个宽长的夹子夹在背后。

久而久之,女儿们发现了父亲的杰作中,画中人的发型从未改变,便不解地发问:“您为啥老是画这样的发型”林语堂并不隐瞒他创作的原型,抚摸着画纸上的人像,说:“锦端的头发是这样梳的!”

林语堂直到耄耋之年,病魔缠身,靠着轮椅活动,还念念不忘半个多世纪前的那段旧情。

20世纪70年代中期,他住在香港三女儿林相如家。一天,陈锦端的嫂子、陈希庆的太太登门拜访,一阵寒暄之后,林语堂关切地问起多年音讯不通的恋人的情况,当听说陈锦端还住在厦门时,他那有些浑浊的老眼忽地一亮,双手硬撑着轮椅的扶手想站起来,并高兴地连声说:“你告诉她,我要去看她!”

一向通情达理的廖翠凤知道丈夫对陈锦端的那份深情,但也忍不住说:“语堂!不要发疯,你不会走路,怎么还想去厦门?”林语堂听罢,颓然躺倒在轮椅上,喟然长叹。

几个月后,林语堂依依不舍地告别了多彩多姿的世界和他所挚爱的人,离开了人世。几年后,陈锦端也辞世而去。

04

有人说,女人感性嬗变,而男人则理智顽固。

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就算年轻时代的初恋有多么地美好难忘,然而,随着柴米油盐的磨合相处,日积月累终究会接受自己的丈夫。

可是,事实却不尽如此。就像阿姨一样,跟老实巴交的老伴儿生活了几十年,心里却依然接受不了他,他不过是她的一个“伴儿”,而不是男人。

朋友的婶子更是委屈,死心塌地地跟了丈夫几十年,却连丈夫的笑脸都不曾得到过。那架势足以表明,就算到老死,他心里喜欢的还是初恋情人。

林语堂还算好,虽然心里始终不忘初恋陈锦端,却也不曾亏待过原配妻子廖翠凤,冲这点,大师二字更是当之无愧。

从初恋这件事来看,找结婚对象须得慎重啊。

证明过多过滥市民出境游遇阻:怎么证明我妈是我妈
夏威夷土著抗议“全球望远镜”开工
《青年医生》热播 植入过多被吐槽似“广告医生”(图)-青年医生-吐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