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银川信息港 > 法律

互联网的细分领域有利可图a

发布时间:2019-01-31 07:15:18

庄辰超近特别忙,他在为美国访问之旅做准备。面对“此次访问是否和站走国际化道路有关”的问题时,庄辰超不置可否。联想到不久前“去那儿”站发布的“旅游折扣搜索”,我们有理由相信“去那儿”的触角不会只局限于国内。而庄辰超忙碌的脚步也很难停下来。

“创业基因在作怪”

庄辰超一直和创业联系在一起,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创业基因在作怪”。1997年底,庄辰超还是北京大学的学生。在上海交通大学读书的一位同学来找他,商量能不能合伙开发一种互联搜索引擎。那时国内互联还处于起步阶段,除辛苦拨号外,一般采取专线形式上,月收费十分昂贵。那时的庄辰超从未听说过Google,只是照着当时很热的美国早期四大搜索引擎,做了一套软件,试着卖给了一家门户站,也卖给图书馆、档案室之类的专业用户。几个在校大学生搞出来的公司,像模像样找IDG融到了资金,交易额也将近7位数。后来因为客户太少,,北京部分连人带公司卖给了Chinabyte。

1999年初,庄辰超和另两位合伙人讨论开个站。他们盘算着照前人的路线上市,或者找个下家卖掉。当时的互联只要流量大就能卖个好价钱。于是他们就想做门户,但三大门户站已然崛起,是不是做专业门户站比较好些?讨论的结果是,三个完全不热爱体育的人融到300万美元投资,办了个体育门户站,庄辰超负责技术。既然要搏眼球,便要做强。“鲨威体坛”招了30个来自平面媒体的体育,还养了一大批线人,努力写“原创”。“鲨威体坛”后来以1500万美元卖给了TOM。从2001年开始,庄辰超在世界银行美国总部工作了三年半,他的职位是高级架构师。鲨威体育被收购后,庄辰超即加盟了世界银行,一直从事世行核心技术的研发工作。

看中互联细分领域的价值

庄辰超一直没有放弃再创业的想法,但由于没有合适的伙伴和机会,一直没有付诸行动。2004年年底,他接到了戴福瑞打来的一个。正是戴福瑞的这个,把原鲨威体育的创业团队又重新组织到了一起。这个团队,除了“去那儿”的三个合伙人戴福瑞、庄辰超和道格拉斯之外,还有彭笑玫和原鲨威体育总王彤。

“去那儿”是搜索引擎的名称,庄辰超认为,搜索引擎的收入,主要来自于旅游、金融、汽车和医疗这四大部分。由于金融在中国并不是开放的行业,因此他们首先放弃了;而汽车移植起来相对困难,医疗在中国则是一个比较混乱的行业,于是他们就选择了旅游搜索。

在庄辰超看来,对于用户来说,总是希望有一个可以依赖的服务商获得一站式的服务。然而,作为产品制造和提供商,害怕的是渠道“一股独大”的议价能力。中国家电行业的例子为明显,由于国美、苏宁等渠道商的强势,众多家电制造商生存在水深火热之中。很多国内家电制造企业都设法平衡分销渠道。对于酒店和航空公司也是如此,携程等强势分销商固然可以带来大量客户,但如果其分销份额过大,也不是什么好事情。他们同样要设法增加分销商的数量和形态,这样做的结果,就自然催生了比价搜索引擎存在的空间。

“其实‘去那儿’就是想简单的做两件事情,一是所有跟旅游有关的产品,包括机票、酒店、景点等等,在‘去那儿’上都能搜索出的价格,并可以让消费者自由组合,享受低价旅游甚至是免费旅游的乐趣;二是为了让价格,把更多实惠让利给消费者,我们采用零售企业的传统模式‘直销’,减去中间环节,直接向供应商拿‘货’,让用户彻底享受‘直销一体式’的服务。互联细分领域的机会很大。”庄辰超的语气很坚定。

向国际化迈进

“去那儿”有一个令人羡慕的创业团队。美国人戴福瑞操盘、马来西亚人道格拉斯负责市场、海归庄辰超负责产品和技术。这个看似“多国部队”的创业团队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去那儿”并不局限于国内业务。按照庄辰超的介绍,他们希望在至少在东亚,在中日韩之间尝试提供一种跨地域的服务。如果真能达到这个预想目标,倒是一种新的国际化路径。比纯粹用资本去开路的明基、TCL、百度而言,显得似乎更靠谱儿,尤其是从成本上说。“去那儿”近的动作是于上月正式发布“旅游折扣搜索”。接下来“去那儿”和庄辰超要为实施国际化战略采取什么措施,只有让时间证明了。

太阳能路灯公司
星力游戏代理
广州盐雾箱厂家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