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法律

男子爱上北方妹为供邻家哥哥出国女方以跳舞

2018-11-02 13:08:41

男子爱上北方妹 为供邻家哥哥出国女方以跳舞为生

其实,巷弄里充斥着生活垃圾的腐臭味,被丢弃的旧家具随意扔在路旁,灰色的墙砖上贴满招租信息。这些场景和眼前的静株毫不搭调,我一时间有些迷茫无措。

“嗨!我说你,你是来租房子的吧?今早给我打的那个?”静株开口了。她的声音略带沙哑,听起来颇有些男儿气概,不似我想象中的那般柔美。我这才回过神来,我确实是来租房子的。

她大大咧咧地朝我挥手,示意我跟她走。她一边带着我爬楼,一边说:“跟你同住的还有两个男生,你们的房子是没有厕所的,厕所在楼道尽头……早上排队人挺多的,建议你自己准备个痰盂……”

我愣愣地望着静株。她那么美丽,初见时就像不食人间烟火的精灵,可她居然随口就说出“厕所、痰盂”这样粗俗的话。她身上,仿佛糅合着两种截然不同的个性,让她充满神秘未知的魅力。

静株哈哈大笑起来:“我怎么可能是房东?我连半句粤语都不会讲,我是纯正的北方人……我也是帮别人看房子的,嗯,不过我确实从中收了点中介费,你不介意吧?”

我连声说着不介意时,静株已经把我领到了房子里——一室一厅,有点像大学宿舍,床与床之间有布帘间隔。扑面而来的是男生浓重的汗臭味和脚臭味,静株皱了皱鼻子,从手包里拿出一瓶空气清新剂,“刺啦刺啦”地满屋子喷了一遍。

我确定要租这间房子,静株很高兴,伸出手在我的肩膀上狠狠拍了几下。她说:“我就住在你们楼下,有什么问题都可以来找我……对了,你平时怎么吃饭?”

“我这里提供伙食,比你吃快餐便宜,营养又卫生哦!你要不要跟我预定?”静株对我说。我在她面前完全丧失独立思考的能力,只是一个劲地点头。

浦东注册公司
电动物流车
冷库安装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