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银川信息港 > 美食

万众期盼的黄金周真的准备好了吗

发布时间:2019-05-15 01:44:35

“万众期盼”的黄金周真的准备好了吗?

首席万恒

无论终方案如何,2013年年末这场关于公共假期调整方案的全民大讨论都将在今后很长一段时间里被反复提起这是自1999年国家首设黄金周之后,次公开征集全国民众对于假期方案的意见。

但参与调查的大多数人对3种预设放假方案并不满意。在对普通市民的调查寻访中获悉,假期总量一日未增、受期待的五一黄金周仍然缺席成为市民意见的焦点。而另一方面,不少旅游业和服务业人士认为,面对长假,无论是心态还是硬件,我们还都没有准备好。

A

三种方案:都不满意

昨日,全国假日办对2014年法定节假日调休方案的调查正式结束。自11月27日三种调休方案通过互联开始征求意见后,关于假日调整的大讨论几乎成了一场络狂欢。

在现有的调查结果中,3套方案中C方案支持率。在这一方案中,春节和国庆两个七天长假被完整地保留了下来。不过自11月29日通过微博、等方式对20位市民进行了采访调查,几乎所有人都表示这一方案也是无奈的选择。

意见1:假期总量未增

其实这3套方案中,法定节假日的总量一天未增,只不过是把原来备受诟病的调休制度取消了。东北财经大学旅游与酒店管理学院一位姓林的讲师认为,这其实是在玩拆东墙补西墙的数字游戏,对于期盼休假的普通民众而言并无实质意义。

林老师认为,假期总量不变,这就导致以往备受诟病的调休和调假还会存在。长假之后调休是让人头疼的。其实假期之后的双休日工作效率低,也没有实际意义。林老师说。

意见2:春节假期太短

在软件园一家企业工作的杜敏,父母都在四川宜宾。她告诉,每年自己和父母团聚的机会就是春节假期。我们公司的工作安排非常密集,几乎没有休探亲假的机会。杜敏说,7天春节假期,自己在路上就要耗费两天。和父母团聚的时间太过短暂。当看到新的假期方案中,对春节假期毫无变化,杜敏有点失望。

受访的20位普通市民中,18人与杜敏持相同观点。多数受访者认为,春节是中国人心中为重要的传统节日。说实话,像端午节、清明节这类公假有点凑数,年轻人并不重视。受访市民王瑞轩认为,可以把这些并不重要的假期挪到春节,大家也可以接受。当然,还是增加假期总数更好。王瑞轩认为,一周的时间根本无法满足人们往返回家团聚的需求,老家在哈尔滨的他希望春节假期能延长到元宵节。

意见3:五一黄金周还没影

另一个突出意见是:七天黄金周太少了。2008年之前,国人还可以享受到五一和十一两个黄金周。但随着清明端午中秋等一系列小长假的出现,五一黄金周被拆分了。随着人们的口袋充实起来,出行旅游的需求越来越多。只剩下一个十一黄金周根本不敷所需。在大连理工大学任教的市民张海峰说,而春节长假对于绝大多数国人而言,尚与旅游无缘。其实我们很期盼假期调整方案中能恢复五一黄金周,但很可惜,这个黄金周依然缺位。张海峰认为,之所以第三种方案得到支持率,正是因为其中保留了两个7天长假。这也充分说明了人们对长假的渴望。

B

黄金周真准备好了吗?

在万众期盼之下,针对黄金周往往变成黄金粥的事实,不少旅游业和服务业人士还心有余悸。长假过多过于集中,势必会对旅游和服务业带来更多冲击和考验。旅顺南子弹库景区负责人于东篱认为,面对黄金周,国人的心态以及旅游服务业的硬件,都稍显准备不足。于东篱举例说,仅以今年十一黄金周为例,10月2日因游客超过缆车运送能力,大批游客滞留陕西华山,直到第二天凌晨滞留游客才基本转移下山,其间更发生游客围堵景区门口要求退票、有游客被捅的暴力事件。华山事件可谓这次黄金周景点客流庞大引爆的一个火山口。

几乎在同一时间,江西庐山、陕西金丝峡、山东泰山等地都发生了游客数量较多导致部分游客滞留在景区路上的事件。我市另一家景区负责人说,即使在大连,大量涌入景区的游客也给交通、接待、安全带来了沉重压力。这位负责人认为,单纯从增收角度考虑,旅游业是欢迎增加黄金周、增设假期的。但是从旅游行业发展的长远前景看,增加黄金周却不从根本上改革休假制度、调整国人的休假心态。势必让游客享受到的黄金周服务成本高、舒适度低。也让旅游业满足于低水平的赶鸭式服务,失去了上升空间和动力。因此,恢复五一黄金周还应谨慎。

黄金周带来的全民集中休假模式,其实已经走进了死胡同。于东篱认为,目前多数人还仅仅把目光聚焦在假期总量上,却忽视了分流假期这一重要因素。旅游需求不被分流,假期再长,从旅游业角度看都是无用功。

但另一种观点认为,正是五一黄金周的取消,才让十一7天假期成了国人报复性休假旅游的出口。中国旅游研究院院长戴斌认为,结束黄金周变黄金粥怪相的措施之一就是进一步落实带薪休假、错峰休假制度,在不增加节假日前提下恢复五一黄金周,至少恢复为5天,分流一部分旅游需求。这也与目前友们对假期安排调整的呼声相符合。

C

落实带薪休假或是关键

知名社会学者、大连理工大学博士生导师柳中权教授认为,从长远发展看,目前的假期方案无论如何变化,都是换汤不换药。柳教授认为,长假制度确实需要改革,需要在落实带薪休假制度的基础上,给予社会更多休假的自主性。但是,长假制度的问题和其他问题,绝不能混为一谈。总之不能简单地把所有问题都推给长假。

而在目前友们希望延长假期、恢复五一长假的呼声中,实际涉及的是增加假日总量的问题。按照现有法规,我国法定节假日总量为11天。韩国的公共假日为15天,俄罗斯和奥地利等都是12天到13天。而国人印象中假期较长的美国和北欧国家只有10天。曾有多年国外生活工作经历的唐先洲告诉,我国的法定节假日相比国外并不少。关键是发达国家的带薪休假制度非常完善。个人度假并不仅仅依赖于公共假期,这还避免了集中度假给交通、景区、服务业带来的冲击。唐先洲说,但目前在我国,带薪休假还是个并不完善的制度。尤其在企业,要休假就可能拿不到奖金,甚至可能失去岗位和升职机会。

柳中权则认为,除了落实带薪休假制度之外,在探讨增加法定假期之前,首先要从现有假期包括带薪休假能够落实做起,这里不仅要增加职工和单位双方对休假权的认识,更需要扎紧制度的篱笆,坚决和要权益就丢饭碗的做法说不。此外他认为,一张放假表不能包打天下,假期安排既要有宏观层面的统一安排,也要有微观层面的弹性空间,为个体的休假需求提供更宽松时间选择、更多元满足渠道。例如可以根据各地不同情况,实施弹性休假方案。

滑模成型机
电动垃圾车
回收废旧油漆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