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银川信息港 > 汽车

台湾一大学期末考写情书分手信难倒大片学生

发布时间:2019-05-14 21:30:45

台湾一大学期末考写情书、分手信 难倒大片学生

台湾华梵大学哲学系主任吕健吉(右三)要求同学写300字情书,学生打趣求饶“我不要写情书!” 图:台湾《联合报》

据台湾《联合报》报道,写情书跟做梦也可当作期末考成绩。台湾华梵大学哲学系“爱情哲学”的期末考,要求学生写情书,学生却苦苦哀求,宁愿写理论申述也不要写情书。另一堂课则让学生记录自己的梦并解梦,学生幽默地说,上了一学期的弗洛伊德,让他们开始做梦,但却是恶梦连连。

华梵大学哲学系主任吕健吉本学期开设“爱情哲学”与“弗洛伊德─梦的解析”课程,80多人修课,一度把整间教室塞爆。在“爱情哲学”中,吕健吉一开始就教学生如何分手,让现场一同修课的情侣好尴尬,但也直呼“非常有趣”。

“爱情哲学”课以3种类型的书信作为评分作业,包括情书、分手和挽回信,吕健吉表示,透过上述书信,让学生以哲学角度思考“爱情是否为永恒”、“劈腿是否违背伦理”等议题。

吕健吉说,对于写分手信,学生们大多不解,分手就分手,有必要写到300字说分手吗?至于写挽回信,同学则说不必要,因为人家都说不要你了,还有必要去挽回感情吗?

“让他们学会沉静下来思考爱情。”吕健吉表示,络世代的年轻人不太会用文本表达情感,要用300多字完整论述爱慕、分手之意,有其困难度,学生习惯络语言,实时性的一来一往表达当下感情,有时“过于简化或欠缺同理心”。

至于“弗洛伊德─梦的解析”,吕健吉则要求学生“记录梦境”,将弗罗伊德“潜意识”理论与日常生活结合,透过解梦历程达到“自我咨商”与学会“面对生命困境”。

哲学系大二学生方琦说,写完三封爱情书信,学会深层思考爱情意义,这次和男朋友一起修这堂课 ,老师常会向他们提问,很害羞也很难忘。

黑百通活氧油
顺义搬家公司
水陆两用挖掘机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