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网络

泉州晚报天使的翅膀

2018-11-28 15:51:42

泉州晚报:天使的翅膀

“每个人都是被上帝咬过一口的苹果,有的人缺陷比较大,是因为上帝特别喜欢他的芬芳”,如果是这样,我能说什么,在这个只有五个学生的教室里。

坐在三张并排着的白色课桌前的孩子,一个五岁,一个八岁,另外三个十来岁。教室里静悄悄的,没有一丝声响,孩子们各自为国,国界森严,不相往来。对于我们这些不速之客,他们既没有聋哑班孩子的敏感与戒备,也没有启智班孩子的好奇与兴奋,穿红衣戴红帽的我们不过是他们眼里灰色的空气。

把这个拼起来,拼起来,好吗……老师甜美温柔的声音艰难地推开这团浓稠的死寂,试图将那个长得像阿凡达的孩子拉出来。“阿凡达”不理会,神情专注地摆弄手中的百变插珠玩具,将一根带着红色珠子的白色塑料棒插上去拆下来,拆下来装上去,一遍又一遍。他大大的灵敏的耳朵更像一扇紧闭的门,所有的声音都被它严严实实地关在了一寸之外。

来,说……你……好。乖,说……你……好。五岁的孩子咬着嘴唇,乌溜溜的眼睛一动不动地看着前方,小小的嘴巴弯弯地撅着,幼小孤独的身影嵌在阔大空荡的教室里。他在想什么,教室外轻快的音乐和孩子们的喧闹声可能够吸引他的注意?他忧郁的心灵会不会渴望与世界的交融?

“砰砰砰”,那个孩子是壮壮的小少年。站在走廊尽头,他挥动双拳朝自己的胸口猛力捶击了几下,探出双手抓住栏杆,双脚撑在下横栏上拼命把身子弓成一个V字,等弯到又快速奋力地向铁栏杆挺进绷直,随即又弓成V字……弯曲绷直。绷直弯曲。三年前,我见过他,在几个小时里,他就坐在一条板凳上像个钟摆一样不停地前后晃荡,那时他晃荡的是一条板凳,现在晃荡的是自己初长成的身体。

这几个孩子,能听见,但充耳不闻;能看见,但熟视无睹;能说话,但吐字如金。生活越是多彩,他们越是蜷缩在阴影里面;世界越是热闹,他们越把自己幽闭;生命越是旖旎,他们越是孤独,他们活在生活之中,却又游离在生活之外。

上帝咬瞎了弥尔顿给了他文学,咬聋了贝多芬给了他音乐,咬哑了帕格尼尼给了他小提琴演奏,却为什么狠狠咬了这些孩子却又狠心把他们放弃?难道,在这些孩子面前,上帝也无计可施、节节败退?死守阵地的,是母亲。在教室之外。

每天一大早,妈妈们从越来越简陋越来越狭小的家出发,把孩子送来学校,在陪读的间隙帮老师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晚上再把孩子带回家自己照看。她们守在这个教室的走廊,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即使贫寒即使困苦,不离不弃无怨无悔。孩子们乖乖地待在教室,她们就在外面轻声交流彼此的做法,分析孩子的变化。那个孩子闹了,她们就一起冲进教室,一个抱头一个抱手一个抱脚,哄劝他安抚他保护他,直到孩子平静,直到孩子不再伤害别人也不再伤害自己。

原本,她们有着各自的工作有各自要忙的事情,现在照顾教育孩子就是她们的工作,一天二十四小时,只有上班,没有下班,也没有工间休息。守在走廊,只因为孩子在家待久了,会比较烦躁。

说一声谢谢、你好,扔一个矿泉水瓶有多难?就是蹒跚学步的小孩子也能够轻而易举地完成,谁能想到它却是这几个半大孩子妈妈莫大的欢欣与鼓舞。

放学了,帮儿子整理好衣服,紧拉着快赶上自己身高的儿子,几个妈妈相互关照着护送孩子们过了马路,挥挥手,带着各自的宝贝消失在人流中。

是的,在别人眼里,这几个孩子就是“自闭症、智力低下、残障儿童、终身性精神障碍病患者”等词组的代名词,可在妈妈眼里,他们和世界上任何一个聪明伶俐的孩子一样,都是上苍恩赐给妈妈的天使,虽然在来往人世的路上他们丢失了翅膀,但终有一天他们会慢慢地学会飞翔,因为妈妈就是他们的一双隐形的翅膀。

[憨鼠责编:阿九]

数控弯箍机
吸附树脂
镀锌拉条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